home新生彩票-新生彩票网址

不过也没什么既然某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把牛

  荣幸!
 
    这是在死不认错吗?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:“本来,我是只想要让你们认认真真的道个歉,就把人给放了,顺便给我点精神损失费就可以了,可是现在,你们的态度让我看不到半点道歉的样子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并没有说下去。
 
    “不就是想趁机敲竹杠吗?”苏明理冷笑了两声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!说出你的条件好了!”
 
    敲竹杠?
 
    苏锐听了,眼底的冷芒更重一分!
 
    对方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!
 
    “我想回到刚刚那个关于荣幸的话题。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你说别的女人被你儿子调戏,是她们的荣幸,那么我就要告诉你,你儿子被我打,也是他的荣幸!”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谈任何的条件,反而一把揪起了苏迎龙的衣领,狠狠一拳放出,重重的轰在了对方的肚子上!
 
    苏迎龙先前已经被砸的吐过一次了,这一次吐无可吐,身体在空中蜷缩起来,脸上都青筋暴起了。
 
    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,李兰馨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!
 
    “如果你再这样子的话,我就报警了!”苏明理面色阴沉无比:“等到警察过来的时候,就不会像我这样和平的解决问题了!”
 
    “很好,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反而正是我想要的。”苏锐嘲讽的冷笑道:“你最好报警,看看警察先抓谁。”
 
    如果警察来了,也会很头疼的。
 
    苏锐看的很透彻,这个苏明理并没有找警察,便说明——他是想要私下里解决这个问题,或许还可以顺便把苏锐也给一起解决了。
 
    “你不就是想要钱吗?”李兰馨说完,便转身对苏明理吼道:“他想要钱,你就给他钱!”
 
    “那也不能任由他狮子大开口!”苏明理吼了回去!
 
    “我不要钱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“我就要个道歉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继续说道:“当然了,如果你们拒不道歉的话,我想,我可能会要很多钱。”
 
    李兰馨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歇斯底里之中:“你还不是要钱!”
 
    苏锐知道,跟这个女人不可能讲得通道理,所以现在,苏锐必须让对方认清楚,什么叫做现实。
 
    “那我们找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苏锐直接揪着苏迎龙的衣领,就这么走出了别墅的院子。
 
    苏明理和李兰馨都想上前,苏锐却淡淡说道:“谁敢靠近一步,我就让苏迎龙多受一点伤。”
 
    苏明理所带来的那群打手看起来个个凶悍,可是,他们就算再凶悍也得憋着,眼睁睁的看着苏锐带着苏迎龙坐进了一辆车。
 
    “跟我来吧。”苏锐发动了车子,探出车窗,笑着说道:“既然跟你们讲不通道理,那么我们不妨就换个讲理的地方!”
 
    说着,他猛地一踩油门!
 
    苏明理连忙上车,吼道:“快点开,跟上他!”
 
    苏锐其实开的并不快,也没有把苏明理等人甩脱的意思,始终保持着时速四十公里,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十公里外的苏家大院开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今天是周末,苏家大院里的人想必还是挺多的吧。”苏锐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苏迎龙本来已经被打的有气无力了,结果听到了苏锐的话,整个人便立刻精神了许多。
 
    “你要去苏家大院?”苏迎龙的眼睛都亮了。
 
    在他看来,只要苏锐去了那儿,那么他就死定了!
 
    要是一直坚守这处别墅的话,那么苏迎龙的父母可能短时间内还拿苏锐没什么太好的办法,可一旦到了苏家大院……那可是苏家的大本营!
 
    这个年轻男人还真以为他能够从那儿讨得了好?
 
    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苏锐嘲讽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“呵呵。”由于满脸都是血迹,苏迎龙的笑意显得狰狞了起来:“那你最好快点去!你今天无论如何都死定了!”
 
    可是,由于牙齿被打掉,说话跑风,他这句话说得没有半点威胁性,反而平添了许多滑稽色彩。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再理睬苏迎龙,而是打了个电话:“我快到苏家大院了,你有没有准备好迎接?”
 
    苏无限冷笑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:“迎接?有什么好迎接的,你直接从院墙翻过来好了。”
 
    在苏无限看来,除了上次苏意派车把苏锐接进来的那一次,这货几乎每次出入苏家大院,都是来去皆翻墙,偷偷摸摸的,跟见不得光的小偷一样。
 
    “我是说让你站在大门口迎接!”苏锐不满的说道,“难道我在你的心里面就那么的不堪吗?”
 
    “何止是不堪,简直就是没法见人。”苏无限淡淡的撇了撇嘴:“你真的要从大门进来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。”苏锐笑了起来:“你最好多叫点人来,我难得从正门进一次,你好歹也得列队欢迎啊。”
 
    苏无限这还真不是看不起苏锐,他是最明白苏锐的小受性格的,有时候脸皮厚出了天际,有些时候却又薄的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“好,我给你列队欢迎。”苏无限嘲讽的说道:“今天在家里的人还真不少,就怕你到时候不好意思下车。”
 
    “开什么玩笑,我会不好意思下车?”苏锐呵呵一笑:“我还就怕你人不够多!”
 
    “行,那就看你的胆子够不够大了。”苏无限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到?”
 
    “十来分钟吧。”苏锐直接回答。
 
    “时间足够了。”
 
    苏无限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苏炽烟疑惑的问道。
 
    她今天正好也在苏家大院里,穿着牛仔裤和修身白衬衫,仍旧是那一身最经典也最利落的打扮。
 
    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:“有个人不怕死的送上门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怕死的送上门?”苏炽烟更加疑惑了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 
    “看看谁在家里的,全部集中起来,到门口去接人!”苏无限说道。
 
    “接谁?”苏炽烟到现在还没明白,“谁能有这么大排场?”
 
    “我是觉得稍微有点不太对劲,不过也没什么,既然某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把牛皮吹出去了,那我就得配合他的演出。”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:“十分钟的时间,把人都叫到大门口去,呵呵,赶鸭子上架,谁不会?”
 
    原来,苏无限也已经看出了不对劲,但是他并没有直说。
 
    就算是苏锐刚刚的行为里面有猫腻,苏无限也不在意——他才不管苏锐打着什么小算盘,在苏无限的眼睛里面,只有最终的目的才最重要。
 
    苏炽烟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,她轻轻的皱了皱鼻子,试探的问了一句:“是苏锐要来了?”
 
    除了苏锐,苏炽烟也实在想不出自己的老爹究竟会对谁用这样的语气来说话了。
 
    苏无限还深深的记得上次苏锐让自己和罗露露难堪的场景,没好气的说道:“除了他,还有谁?正愁没机会整他呢,这就送上门儿来了!”
 
    说完,苏无限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苏锐,我怎么感觉你接下来可能会有点不太妙呢?”苏炽烟的语气有点纠结。

相关阅读